Lost Horizon

【及影】If you love me……?

夢日記:

△《排球》- 及川彻 x 影山飞雄 


△ 短篇完结


△ 午后杂谈,思维混乱,食用不适请点X退出


 


他隔两个周就会去街角那家店喝一杯。店面不大,老板原本是学室内装潢的,简单的木制家具和古旧的楼梯吱呀声都给人一种破釜酒吧的神秘感,他很喜欢这感觉。严格来说,这里不是酒吧也不是咖啡厅,是个家居杂货店。老板会招待自己喜欢的客人喝一杯,慢慢的也有人慕名而来,就变成了不伦不类的店子。啤酒,鸡尾酒,苏打,拿铁,红茶……老板说,他都很喜欢,所以都有。中国人说术业有专攻,他觉得老板的术业专攻的方面太多了。


人无完人,这家店也有缺点,就是口味偏中老年化。老板做出来的东西,没有花里胡哨的名字,也没有精致的器皿供女孩子拍了发推特。很自然的,比起年轻人,稳重的老年人和粗犷的中年人来访率更高一点。


所以,当这个午后他从报纸里抬起头,看到柔柔打在那个少年脸上的阳光时,呆了一下。与其说呆了一下,不如说是看到久违的年轻人吃了一惊。


他扭头看向收音机后的老板,铁灰色头发的中年人苦笑着耸耸肩膀。屋里一共就六七桌,今天天气好,都没人坐,唯独靠着大落地窗的位子坐了他这个常客。看来,这少年不是没地方坐,就是喜欢他对面这个位子罢了。


看着也就是高中生……不,亚洲人本来就比较显小。不知道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那张带着些许稚气的脸没有任何笑容。


是心情不好吗?


少年攥在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听别人电话似乎不太礼貌……可惜电话那头的人音量不小,一口一个“小飞雄”,间接还有其他人在惨叫“影山你就不要怄气了赶紧回来”。那个叫着“小飞雄”的语气实在过于清爽,劝慰的话语都带着一丝挑衅和玩味,他眼睁睁看着少年的怒火槽格格攀升,最后丢出一句“那你自己去好了!反正一个队伍也不需要两个二传手!我明天就回国!”就扣了电话。


老板家的小孩子端着一杯咖啡走了过来。他听到少年习惯性地用日语说了句“谢谢”,发现小孩子没听懂,表情更加不爽地用生硬的英语回了一句“Thank you”。


他放下报纸,随意地开了口:“年轻人,你应该多笑笑。”


少年的嘴角抽了一下,脸色更加臭了。不知道是因为他会说日语还是因为被陌生人干涉。


“我今天被两个人说过这句话了,”影山说,“老……先生。”


本来是想说“老头子”之类的话吧。他眯起眼睛微笑:“另一个人是你的恋人吗?日本人神经很纤细,各退一步你们会快活点。”


“纤细???”对方的表情瞬间从不爽升级为狰狞:“那家伙有什么纤细的!”


哎呀,炸毛了。他摇摇头:“你要学会控制自己的脾气。”


作为人生的前辈,说说这种话不奇怪。不过,对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估计会觉得烦。


“对那种人不需要控制自己的脾气,”影山无奈道,“从国中时代就没改过的家伙。”


“你们从国中就开始交往了吗?”他微笑道:“我和我妻子是从大学才认识,你们相爱的时间要比我们多得多。这很美好。”


少年叹了口气。


“美好在哪?我们又没有在交往。”


不是交往怎么会这么生气?他微微睁大了眼睛,放下了报纸。阳光明媚的下午,开导一下钻牛角尖的孩子不是坏事。


“恋爱是麻烦又美好的事情。你要积极地去面对去承认。”他推了一下开始下滑的老花镜,拍了拍自己胖胖的肚子:“当你上了年纪,会后悔没有利用那些光用来吵架的时间的。它们没有用来谈情说爱而是被白白浪费,这很可惜。”


“我们没有一直在吵架。”影山抓了抓头发,有点烦躁,过了一会,自暴自弃地说:“好吧,可能没有多少不吵架的时间。”


“不吵架的时候你们在干什么?”


“打球或者……嗯。”那张小扑克脸上浮现了红晕,影山揉了揉鼻子,像是要把它们揉掉似的:“及川是个笨蛋。”


想起什么似的,害羞的少年补了一句:“我宁可他是日向那种笨蛋。”


似乎后者比前者好对付。他笑起来:“恋人都是不好对付的生物,该哄得时候要哄着。”


“……”影山没说话,不甘心地说:“都是他哄我。”


“这不是很好吗?”


“一点都不好!我没打算被当成女人!我只是……希望能跟他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被女孩子当做女人也挺不可思议的。对方哄他的情况……少年的恋人其实是年长的一方?啊,这是有点麻烦。


“如果她足够喜欢你,你就没必要太纠结年龄的问题。”他劝道,“世界上没有完全一模一样的人,大家都有自己成长的环境,不同的人生,你们两个要学会包容对方。”


“那是‘恋爱状态’的前提下吧,老先生。”影山抱起胳膊,关掉了响个不停的手机,冷冷地开口。屏幕上刚刚不停闪动的“及川”两字触及了他即将暴走的神经,那边的人该郁闷了。


“她做了什么让你觉得不安的事情吗?”


少年低下头,想了好一会儿没回答。他耐心地说:“你愿意的话就说说看?不愿意我并不强求,只是看着年轻人这样觉得想帮忙罢了。”


老人家花白的头发和和蔼的语气,让少年的表情稍微松动了点,半晌,影山开始破罐子破摔了。


“也不能算没有交往……我们高中算是、嗯,在一起了。”


“最开始只是因为想一起打球。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一起了。”


“我觉得不算是在交往。看别人交往的时候是什么样,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完全不是一回事。怎么说呢,及川那家伙,和我在一起之后的恶劣程度反而升级了。”


“我希望他能认同我。我知道他认同我作为一个队伍的同伴存在于他身边,但是他并不认同我这个人……很难说清楚那种情况,他总觉得他是前辈,很多事情他是对的。他乐于和我对抗,我要是气得跳脚他巴不得我气的跳墙……好吧我可能说的过分了点。”


“……不,不过分。他就是这么恶劣的一人。”想起来什么,影山开始咬牙切齿。


“跟这家伙在一起会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不是说没有目标,我们的目标是一样的……应该吧。”


这个少年冷漠的样子,像是披着天鹅绒皇袍头顶王冠的王子。唯独提到目标、梦想、队伍这类的词汇,才会像个孩子。


“结果直到大学毕业,球从国内打到国外,还是不确定。除了站在球场上,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正确的交流……他单方面的把我当成北川第一那个孤独的孩子,但是我已经成年了!”


他呆了一下,亚洲人看着还真是年轻……他以为这孩子撑死也就高中三年级。


还说没有交往,啧啧啧,有了爱情滋润才会越活越年轻呀孩子。他笑着在心里发出老年人的感慨。


“小飞雄小飞雄的叫。好好叫我一次名字会死啊。”


“对其他人就能好好的……也不算好好的。他说话一直那么随便。”影山又想起什么来,肩膀都垮了下来:“对我特别的……嗯,没有前辈的样子。”


其实是想说不正经吧。脸上都写着哦小飞雄。他把这句话咽了下去。


“我没打算干涉他对队伍的安排,他看起来也不打算干涉我,然而事实是我们总会因为这个吵起来,最终变成两个人对峙……两个二传手打起来根本没啥意义,还被其他人调侃是在调情……不,当我没说!”


“国外哪来的猪肉咖喱啊。就算有也不正宗吧。还骗我说随便路边摊上就有,真当我三岁吗!……根本就不好吃。”


影山看起来很疲惫。所以会这么不间断地说了一大堆。老收音机里在放Patti Austin的《Say you love me》,兹拉兹拉的电流声音让人昏昏欲睡,老板趴在吧台上,脑袋一点一点的快睡着了。他看着少年面前的杯子,遥遥指了一下。影山闭上眼睛讲杯子送到嘴边喝了一口,一脸的嫌弃。


“我不喜欢咖啡。”即使已经大学毕业,依然长不大的少年这样说:“及川执意认为这东西能改善我暴躁的脾气……我只有对着他会暴躁。不知道为什么。”


是懒得知道吧。


“跟他一起真累。以前在乌野大家都很好相处……我们不在一个队伍的时候,会乐于看到对方是敌人,痛下杀手……”


痛下杀手?!


看到他有点发白的脸色,少年补了一句:“他砸过日向很多次,不过日向自己也有问题,拿脸接球算怎么回事……所以我回手了。”


……他觉得自己还是不知道具体怎么“回手”的过程比较好。这对老头子的心脏不太好,年轻人血气旺盛……


“前辈和后辈,队友,朋友,伙伴,敌人……总觉得这些都能形容我们,唯独没有恋人。所以每次吵架到最后,我说想回国回乌野,他说就算你想分手也分不掉,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有点可怜这个孩子。这个少年陷在一个甜蜜而残忍的恋爱之中,他还太年轻,以至于无法好好表达自己的爱意,对方也一样吧。


“所以最后我只有拿球砸他的脸。”


……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又有点不好了。这小两口能不能有点正常的……表达方式啊?!


少年瞄了他一眼,很纠结地补充:“……还没到毁容的地步。嗯。”


“……”


“我自己也没做好。”影山说,“我只会打球,又不是女生那么体贴温柔的……月岛以前还说我王子病。”


想了想,加了一句:“要是真的是王子病,那及川一定是神经病。”


他哭笑不得地端起早已凉透的拿铁抿了一口,就听到影山说:


“所以我想清楚了,五点半有回东京的飞机,辞职信也放在教练桌子上了,就等待会走掉。”


这次是彻彻底底地呛到了。把对面的少年吓了个惨,手足无措的样子还挺可爱的,像是这个年纪的孩子模样。他半天才缓过神来,摆了摆手。


看了一眼斑斑驳驳的铁艺落地钟,四点四十,不知道少年注意到这个时间没有。他稳稳心神,决定实施爱的教育。


“你不安的根本在于不确定对方对你的爱。”


影山恢复了一张面瘫脸,上面就差没写上“爱是什么?能吃吗?”了。


他循循善诱:“她表达爱意的方式有点走弯路,你们都还是跌跌撞撞的年纪,撞南墙也算正常。”


“不,我没用撞的,是砸过去了。”


“……希望你以后能坦率点,表达害羞不一定得这么暴力……”


少年不服气的脸上这次写着“我可没害羞!”。他决定适当地无视。


他问:“你觉得这家店怎么样?”


“很老很旧。”


应该是不喜欢。他摸清了少年的思维方式,向后倚着沙发垫子,舒舒服服地陷了进去:“就像我们这些老头子一样。可是在这里,我们觉得自在。”


温和悠扬的女声在唱:“Don′t treat me like i was ice——Please love me——I will yours and you will be mine——”


“我妻子是日本人。她很喜欢这家店,说想要和我变成老头老太太,在这里、这个位置,一起喝咖啡。”他说,“她身体并不好,已经先我一步离开了这里。”


影山抿起了嘴唇,想说“我很抱歉”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被老人温和地阻止了。


“我经常很后悔没有在我们确认彼此相爱的时候多出来走动走动。”


并不是在危言耸听哦。


“你看起来……嗯,您看起来,体质很不错。”少年呐呐地开了口。


“说不定都是咖啡的功劳哦?”他愉快地打趣道。


影山无语地看着面前的咖啡。他在想要不要推荐他去试试花式咖啡,想想觉得算了。


“她教会了我日语,教会我怎么好好去爱一个人,教会我如何去怀念恋人……我跟她交往的时候喜欢捉弄她,很久以后才知道她因为我的恶作剧曾偷偷地哭。”他捋了一下银发和厚厚的胡子,“而那时候我们都已经结婚了。很可笑吧,不过男人都这样。”


喜欢你就要欺负你。很多男人都是长不大的孩子。所以,你的恋人把你当孩子,也情有可原。


“唔,她倒是挺神奇的,比较像男孩子。”


“啊、不……嗯。”少年似乎想解释,最后又放弃了。


“她或许擅长照顾你,哄着你……就像这家店,时光、美味、安静都有,我们很喜欢它,可是年轻人几乎不出现。这是它的缺点。”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结,将绅士的一面展现出来:“就像她,或许想在你面前表现到最好,可惜事与愿违。”


“只因为她爱着你,想要努力却做不好吧。”


影山哼了一声:“眼高手低。”


还真是别扭的孩子……他心想。


“你下次试试看唱歌给她听吧。她做不到的事情,或许你能做得到。”他扭头看向收音机,“这首就不错。”


Say you love me。对于这一双年轻人,说出爱意会让一切问题迎刃而解。If you love me到Say you love me,也就只有一个字的区别。


门口的风铃响了起来。他看到那个高高的年轻人匆匆走进来去吧台悄声唤醒了老板,结了账,脸上尚未褪尽的焦急在走过来的短短时间里变为如释重负。


“……我不是很擅长英文。”少年无奈地说,“这个歌……什么意思?”


“Say you love me。”那个年轻人说:“小飞雄,需要我帮你补习英语吗?”


他想起这个声音在电话那头吊儿郎当地把少年气到不行,就差摔了手机的地步。


影山几乎是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及川你怎么——”


对方迅速走过来,连珠炮般的话语堵住了少年的反驳:


“你还要不要跟英国队打联赛了?好不容易走到今天,现在落荒而逃,你回国会被月岛取笑一整年!还附赠一个大呼小叫捶胸顿足的山口!你亲爱的菅原前辈会说教你一个下午,或者换泽村黑着一张脸不说话就这么看着你,你乐意?你有你的作战方案,我也有我的坚持,我下次不干涉你就是了——”


罕见的没有加上“小”的说话方式,影山呆了呆,发呆的时间有点长,就这么被及川拉着走了。被拉到门外,及川又开了一下门探了个头进来,遥遥对他挥了挥手。


“谢谢您了老先生,”标准的英式发音,及川吐字飞快,“我家的小飞雄让您费心了~”


这语气着实让人十分之不爽。他笑着挥挥手,但愿这青年把这孩子带回去之后能让那对恋人好好相处。


门外还传来回过神来的影山的抗议:“及川!你丢下队伍不管——”


“你再多嘴一句明天别想训练了,我连下床的机会都不会给你的小飞雄。还有下次看到日向一次我就砸他一次,你看我敢不敢。”


“及川你这混蛋——”


“你这可不是对待前辈的态度哟小飞雄。”


这个叫及川的人,应该和影山的恋人属于一个类型……看着就像是那种八面玲珑却情商很低的笨蛋啊。


他这样想着,悠闲地窝进了沙发里。


“不知道还能不能看见影山呢……”


真的是很有趣的孩子啊,亲爱的。你要是在这里也会喜欢他的,我还很想看看他的恋人是怎样的女孩子呢。


 


 


“这家店不是你喜欢的类型吧?”


“那又怎么样。”


“不……只是在想,小飞雄还真是认真啊。”


及川微笑着,拉起影山的手,少年人的影子在夕阳下拉的长长的,像是要贯穿他们的一生一样。


“我就带你路过过这里一次吧?还记得我说过什么吗?”


“不记得了。”


“正巧我也不记得了。”


影山紧绷的表情松懈下来,任着及川拉着他往前走。当他以为这个对话会到此结束的时候,及川噗嗤笑了起来。


“‘如果排球不能打一辈子,以后我们就来这家店当两个小老头过完下半辈子怎么样’——我是这么说的。”


“!!!”


影山猛的一下用力想甩开及川的手,却被对方握的更紧了。


及川说:“其实你不是真心要走对吗?我知道的,小飞雄是决定了什么就会去做的类型。”


他凑近少年涨红的脸颊,勾起嘴角,露出自己最帅气的笑容。


“决定了就告诉我吧。说说看好吗?”


影山气得牙齿咬的咯咯响,攥紧了拳头——


及川做好了挨揍的准备,刚闭上眼睛,就听到影山从牙缝里挤出的话语——


喷水广场前的钟声响了六下。鸽子们歪着头看着这对帅气又别扭的恋人。影山的飞机绝对赶不上了,好在及川看得清楚他的口型,也知道他到底说了什么。


“我也是。”他这样说。


及川的那个笑容幸福得仿佛会和泛黄的日光一起延续到永远。影山呆了很久,最后还是一拳卯了过去。


 


 


——END——


 


 


△     其实这篇是有中心思想的,就是“我们不是秀恩爱我们只是想分手可是分不掉”的及影(。


△     虽然已经离开乌野,但出于习惯一气之下就想回娘家(不对)的影山自己也很郁闷。可惜下一次吵起来的第一反应还是——


“我要回乌野!”


次数过多,以至于及川回嘴:“光说回乌野,怎么也没见你说过一次回北川第一。”


影山:“就算回北川第一也不会找你!”


及川:“小岩不会收留你的哦。朋友妻不可欺。”


影山:“及川——我、跟、你、一、样、都、是、男、人!”


及川:“嗯,前辈和后辈。上面和下面。小飞雄乖哦。”


……然后吵架升级。和好。循环。


及川把这个不良循环归功(?)于乌野太宠影山,每次语气险恶地跟泽村提起来(顺带威胁),泽村都很无语。


△     岩泉一对他俩天天要分都分不掉的状况习惯了,劝过及川是劝过,不过不是劝分手,而是劝他“你们不要搞结婚那一套哦,吵来吵去哪天影山一个说漏嘴乌野的人就该杀过来了,到时候你们就真的得分手,不对,那时候该称作离婚了”。及川表示这个绝对不行,所以完全没有结婚的打算。结果就是这俩人一吵架及川就拿这位幼驯染开刀(打电话骚扰),岩泉不胜其烦却无计可施,因为这俩人已经去国外打球了,他想揍及川都没机会了。


△     影山之所以老老实实听老人家叨叨……是想着“及川老了估计就是这个样子吧”。打死他也不会说的。(咦好像有点OOC……算了(。

评论

热度(125)

  1. Fuera del MundoFuera del Mund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但愿长醉不愿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