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Horizon

[及影] message lated

回路偏差:

——————————————————


※ 姑且算有R18请注意


——————————————————


 






『今晚不回去哦~』 


傍晚部活结束后,影山飛雄坐在更衣室打开手机,看了眼未读信息,叹了口气。 


和恋人及川徹吵架已经过了一个星期,完全没有和好的迹象。


这段日子,及川虽然会像往常一样发来信息,但影山基本没有回复过。


说来平时就不怎么回信息,因为嫌麻烦,几乎只用『好』『嗯』之类的单字,不像及川经常会发来一长串,还带着颜文字。




「影山,走吧!」


门口传来日向翔陽的声音,影山回过神,合上手机塞进制服口袋,回了声「喔」。


升上二年级后,和日向的关系改善很多。虽然还是经常吵吵闹闹,但经过一年多的比赛训练、相互磨合,已经成为最默契的搭档了。


像这样部活结束后相约一起回家,也是常有的事情。


说是一起回家,其实也只有一段路重合而已。一起从学校走到车站,影山会搭乘巴士,而日向则继续骑着自行车『翻山越岭』回家。


「影山最近总是魂不守舍呢,今天也是,好几个球都抛高了,歧视我矮故意找茬吗!」


影山睨了日向一眼。


「呆子,说什么啊」


「啊啊,真不像影山啊,平时的话早就冲过来按我脑袋了」日向夸张地耸肩。


「想我揍你早说不就好了」


影山一把抓起日向的头发使劲揉搓起来。


「喂!好狡猾啊」


日向双手扶着自行车,没有办法反抗,只能拼命摇头甩开影山的手。


突然,日向露出小恶魔般的表情,笑嘻嘻把脸凑过来。


「难道影山是为情所困?」


影山眼神游移,日向这家伙,平时是个热血傻瓜,有时候却敏锐地惊人。


盯着远处的夕阳,第一次觉得竟然这么刺眼,影山选择沉默不语。


啊……是啊,今天也是一整天都想着及川前辈的事情,连最喜欢的排球都不能好好打了。


两人不知不觉走到车站,窃笑着的日向趁其不备一把拍影山后背。


「总之打起精神来!后天还要打练习赛呢」


「嗯」


「对了,替我向大王问好哦」


分别的时候,日向笑着挥手。


影山皱眉抿嘴,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他。






 *    *    *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日向貌似察觉到了他和及川的关系。


明明跟谁也没说过……


是及川那次来学校接他时被看到了吗?但那次因为怕被暴露,还特意交代他到离校门较远的便利店门口碰面。


慌慌张张赶过去时,还被及川调笑。


「小飛雄真是胆小又害羞啊」 


说着还故意牵影山的手,被一把拍开。


「都说让你不要过来啊!被大家发现了怎么办!」影山压低嗓门吼道。 


「我无所谓啊,倒是被看到了更好。你以为我不知道有多少女生在觊觎你吗」 


「及川前辈才没资格说」 


那时还是一年级,两人开始交往没多久。那次要是被认识的人看到了貌似也不奇怪,及川走到哪里都是最受注目的那一个。


 


影山升上二年级后,及川从青叶城西毕业顺利考上大学。


N大离这边并不远,乘巴士也只需半个小时左右。及川在附近租了公寓,还半强迫地把备份钥匙塞进影山手里,微笑着要挟道。


「小飛雄要是敢周末不过来的话,知道下场吧」


「谁理你啊」


当时表面上不情愿,但心里那种近似酸甜的感觉到底是为什么呢?


收到恋人给的备份钥匙,没有人会不高兴的吧……


往后周末没约会时,影山基本都到及川的公寓两人一起度过。


那个地方渐渐熟悉地像自己家一样。因为经常留宿,属于影山专用的物品也渐渐多起来。


这个月初影山父母去国外旅游半个月,及川便说「那过来我家住好了,飛雄的爸妈也不放心你一个人吧」。然后再促狭地加上一句「这样能做的事就更多了」。


影山瞬间满脸通红,不过还是点头答应了。


结果没想到同居几天就吵架了,还弄成现在这种冷战局面。


自从交往以来,两人几乎没有长时间平和相处过,及川跟他的优男外表不同是个腹黑的傢伙,而影山个性又不坦率,到底是如何喜欢上对方的真是个谜……


平时虽然也没少斗嘴,但因为见面少,彼此很珍惜在一起的时间,即使吵架很快就和好了。


但这次——……


交往之后,及川很少再跟女生出去玩。在自己留宿期间,也从来没有通宵在外面过。但刚才收到的信息竟然说今晚不回家。


又要跟女生去玩了吗……


不想他去……


影山坐在巴士上紧握手机,呆呆望着窗外流逝的景色。想着要回到空无一人的公寓,发出不知道是今天的第几声叹息。




 


 *    *    *




大学的课程结束,及川整理书本准备走出教室。同班的女生麻里奈追了上来。 


「等等,及川君,现在有空吗?一起去玩吧,及川君很久没来了,大家都很寂寞呢」


外表帅气,个性平易近人,升上大学后及川依旧很受欢迎。女生邀约、各种联谊活动接连不断,但和影山交往之后,基本都回绝掉了。 


比起和不认识的女生玩,不如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还更安心。 


虽然以前从未这么想过…… 


及川思索了一下,即使回去,面对的也是飛雄冷淡的面孔和沉重的气氛。 


于是微微一笑答应了。 


「好啊」


 


和同班一群人来到常去的酒吧,及川却完全没有玩的兴致,和周围的女生只是简单聊聊天,心里想的是别的事。


刚刚给影山发了短信,说今天不回去。也知道影山肯定不会回复的,但看着沉静的手机,还是觉得有点寂寞。 


一个星期前的那场争吵—— 


那時影山坐在沙发上摆弄手机,及川从背后绕过的时候,发现他在和日向用年轻人间很流行的SNS软件聊天,心里顿时不是滋味。 


飛雄和小不点在学校关系这么好,原来回家还会频繁联系啊……感觉完全高兴不起来。 


「诶——小飛雄和日向君感情真好啊,连买球鞋也要一起去」 


「我只是给日向参考意见而已」


「明明回我的信息只有一个字,真是热心」


「都说了——」 


「在我不知道的场合,你们也经常单独行动吧」 


及川面无表情地抬起影山下颚,眯缝双眼在极近的距离注视他。 


「飛雄很喜欢小不点呢」


「及川前辈为什么就不相信我……唔、嗯……」 


没等说完,及川就扣紧他的下颚强吻上去。 


强势的吻跟平常完全不同,感受不到一丝温柔,有的只是充满占有欲的蹂躏。 


及川撩起影山的睡衣,抚摸柔韧的身躯 


「不要……嗯……」 


理智快要被侵蚀了,再这样下去又会…… 


「不要啊!」 


影山使出剩余的理性和力气推开及川。


毕竟是经过锻炼的男生,毫无防备的及川被推拒到了地上。 


「对不起」 


影山瞪着湿润的双眸,颤抖的抓着睡衣下摆,最后逃也似的跑进房间。 


留下一脸错愕和不甘的及川。 


 




 *    *    *


 


回想起一周前发生的事情,及川摆弄着酒杯。 


因为自己的嫉妒和对恋人不信任,让影山内心受伤了。 


一年前其实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影山瞒着自己考进乌野高中,虽然是落榜,但完全没有跟自己商量,也没有来自己所在的青叶城西高中。 


还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遇到了命运中的副攻手,让他的能力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发挥。 


自己是教他打球的人,却不是让他绽放光芒的人。明明是自己最讨厌的天才二传手,却成为了最喜欢的人。 


结果及川无法控制理性,强迫了影山,把他按在床上狠狠侵犯。


影山在黑暗中抽泣着,还是不由自主抬高腰部,恍惚中配合及川的动作。 


即使是不情願的行为,身体在很早以前就已经习惯了。无法逃離的快感,让影山一次次达到高潮。 


被狠狠折磨了一整夜,影山只是默默承受一切。 


事后及川紧紧抱着他,不停说着『对不起』。影山只是一直低着头什么话也没说,但没有推开及川,只是静静的让他抱着。 


那次之后,及川就发誓再也不会强迫影山了。






  *    *    *




飛雄现在在干什么呢,回家了吗? 


还一个人留在学校训练吗? 


还是说和小不点在一起…… 


想到这里就在意的不得了,已经到坐立不安的地步了。 


及川抓着背包站起身,麻里奈叫道「咦?及川君就要回去了?不是说好大家今晚要通宵嘛……」 


及川露出苦笑。 


「抱歉,突然想起有重要的事」


 




 *    *    *




从地铁出站后就一路疾走,回到公寓楼下时,看到自己房间亮着灯,不由感到一阵安心。 


啊……飛雄在家…… 


果然有他的地方就是自己想去的地方。 


 


及川打开门,屋里一片寂静。 


试探性唤了一声「飛雄?」。没有任何回应。 


疑惑地走进屋里,发现影山抱着抱枕,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 


现在已经快11点,每天接受高强度训练的影山到这个时候昏昏欲睡也并不稀奇。 


沉睡中的影山皱着眉头,手里还握着翻开盖的手机。 


肯定又在跟小不点聊天,然后不知不觉睡着了。 


及川苦涩地想着,走过去轻轻抚摸影山的前发。 


「飛雄,在这里睡会感冒哦……」 


从他手里抽离手机,打算把他抱进房间。不小心按到了手机的键盘,荧屏亮了。 


及川若无其事瞄了一眼。 


这—— 


画面中显示的是,没发出去的信息回复,这是给自己的—— 


『好寂寞,快回来……及川前辈……』 


及川睁大眼睛,惊讶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飛雄竟然…… 


虽然因为不坦率終究没有把信息发出去,但仅仅这样,就已经让及川无比高兴了。 


影山因为周围有动静醒过来,一副迷迷糊糊的状态。抬眼看到及川。 


伸出双手一把抱住眼前的人,安心地呢喃道。 


「及川前辈,终于回来了……」 


「飛雄……」 


撒娇的影山真是第一次见。 


难道是睡迷糊的原因?完全没有意识自己的行为? 


及川受宠若惊地回抱影山。他竟然还凑上自己的唇,亲吻起及川。 


由影山主动的亲吻真是少之又少,一只手都能数完的程度。 


但及川很快回过神夺回主动权,手伸向影山的后脑,按向自己,舌头撬开对方的齿列加深这个吻。 


「嗯、哈……」 


影山被吻得头晕目眩,浑身乏力地伏在及川身上细细喘气,看来是还没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乖巧的样子万年难得一见。 


及川简直想在心里大声呐喊,我的飛雄怎么会这么可爱! 


看着他微微泛红的耳廓,及川情不自禁吻上去,细细啃咬,轻声说到。 


「飛雄,一起去床上睡吧……」 


「嗯」 


这次终于坦率地点头了。


 




 *    *    *




第二天,影山翻开手机。 


发现那条『编辑中』的信息不是在草稿箱而是在发件箱、以及收件人是『及川徹』的时候—— 


脸红地抱头大叫。 


「啊啊啊那个混蛋!居然擅自动了我的手机!」







评论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