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Horizon

『不吐不快/爱看不看』

沈耘时:

首先说一下哦,这个不是影评。

流水账/咆哮体/严重剧透/CP站位:盾冬

 

开场的打戏真让人兴奋,队三的武指简直帅气,加鸡腿。

首先来说说叉骨自爆的事吧,盾冬一口糖。第一次看兴奋上天,第二次看眼泪在眼眶打转。那时候旺达很痛苦,队长一直在安慰她,并且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队长说的所有关于吧唧的话,都成了喷子口中的黑点,他也有感情,就算不带CP脑,吧唧对于他来说,也是相当相当重要的人啊

然后是铁罐的父母那一段,第一次看只是感叹铁罐自带柔光绝世美颜,第二次看眼泪憋都憋不住直接掉了。大爷的,本来是怀着黑铁罐回喷他家粉丝的心情去看的,结果还是心疼到不行。虐死我了,他和小辣椒之间的矛盾,那位母亲的责问,铁罐内心的愧疚,他要签订协议合情合理,出发点根本就没错

①喷子们说内战像在闹着玩,好多条微博都在喷寡姐喷旺达喷蚁人喷鹰眼,说立场不坚定,没有自己思想,被人带着跑
Excuse me?
山姆和罗德的辩论你们没看到?旺达说如果不同意难道要囚禁我吗你们没看到?
铁罐认为英雄需要约束,需要大众的信任,需要按照合理的规则行事
队长认为政治家的动机会改变,这种约束会压制复仇者,甚至可能会有强制性恶意引导
双方分歧严重,寡姐这时候发表了看法,“审时度势”,当前铁罐的观点正确,可以当做缓兵之计。
不够明确?


电影里,队长第一次红了眼眶,是因为佩吉去世。
呜呜呜呜呜呜[捂嘴哭]
顺带吐槽电影BG戏,太生硬……佩吉尸骨未寒……算了不提了[手动拜拜]

黑豹出场,他好可爱!大猫真可爱!
泽莫炸联合国陷害冬兵,死了爸爸的黑豹决定亲手杀掉吧唧。注意注意,来了来了,又是盾冬糖。寡姐劝队长不要插手,队长却认为应该由他来抓吧唧,因为吧唧不会真的伤害他。猎鹰这时候表示愿意相信队长的判断,并且帮助队长寻找吧唧。
有错?
有错?
那时候队长也没办法吧?他也怀疑是吧唧做的啊?他那个时候不是要帮吧唧逃跑!他是想由自己抓住他! 特种兵们收到的命令是看到就杀,因为在他们眼里,那只是个臭名昭著的九头蛇特工。而队长认识以前善良的吧唧,还曾经被冬兵救过,他不知道吧唧现在是什么状态,想给吧唧一个陈情的机会,弄清楚真相。
有错?

吧唧在挑李子,他说我要六个。
队长去了吧唧家里,环顾这个朴素又简单的小屋子,翻出了他的记事本,里面有一张美国队长的照片。
吧唧看到他之后没有攻击他,队长问,你认识我吗。
吧唧说你是史蒂夫。
队长说你在撒谎。你在河里为什么要救我?
吧唧说我不知道。
队长说你知道。
[我几乎是条咸鱼了.jpg]
来抓吧唧的部队来了,队长说,打架不能解决所有的事
吧唧说,但有些事最后只能用打架解决
大盾还害怕吧唧会杀人,吧唧说我不会杀任何人
中途吧唧有几次失手,都被队长补救回来
[我几乎是个死人了.jpg]

黑豹好酷!

最后他们被围住,这个细节大家都注意到啦!队长伸手拦了冬兵一下,那个姿势看上去又是阻挡,又是保护。

重要的一段戏。冬兵被关,队长和猎鹰被控制,铁人来劝队长,队长被说动了,拿起笔,结果铁罐嘴快说他关住了旺达……崩盘了。
铁罐认为自己没错,她是无法自控的武器,这么做不仅保护了人民还保护了她本人。队长却非常愤怒,说她还是个孩子!你这是囚禁!
正好对应了一开始关于签不签订协议的讨论。“他们会像监视罪犯一样监视我们!”“我们需要被监视,被规范,不然我们跟坏蛋有什么区别。”

驳①
有一个大大,不说是谁了,已取关。
说旺达没思想没立场只会自怨自艾像个幼稚园小孩。
哦。
“我有了超能力之后,像是变了一个人”
红女巫一开始有点倾向美队的看法,却没有明确反对签订协议。她态度待定,却被监禁了。她能控制幻视,却一直没逃,也对死去的人感到内疚。这时的她是彷徨的犹豫的。
幻视:他们怕你,我想要他们看到我眼中的你。[情话天王,我服紫薯侠]
我觉得应该是幻视的心意留住了她吧。最后鹰眼来救她,说队长遇到了麻烦,需要帮助,旺达觉得自己不该这样无所作为,才跟鹰眼走的。
旺达对幻视说:我控制不了他们的想法,但我能控制我自己。

继续
吧唧被泽莫洗脑,队长发现心理医生有问题,然后,不可挽回的,吧唧惹出了大麻烦。死了不少人,寡妇和铁人都受伤了。(冬兵毫不犹豫朝铁罐开枪的时候,铁罐猛地瞪大了眼睛……妮妮眼神里都是戏,他明显还是信任队长啊,愿意相信有“冬兵是无辜的”这种可能)
敲重点——
徒手拉飞机!徒手拉飞机!
这拓麻是把当年吧唧掉火车的自责和这么多年来无能为力的痛苦化作一股气和力量了吧!爆炸的男友力!
大盾把他从河里拖出来那一幕,我[昇天.jpg]

吧唧恢复了理智,以为反派的目的是救出那五个杀人机器。加上泽莫对队长说过,他想要覆灭一个帝国,哦他们自然而然想偏了。
这时候美队提议告诉铁罐,阿毛说他不会相信的,我们必须靠自己。
喷子又来了!

②不会把这事告诉铁人吗?不会沟通吗?就因为“他肯定不会信”这种猜测就非要打架?智商呢?

Excuse me?
我才要问你呢,队长解释了啊,一见面就解释了,解释了这么多句你们瞎啊?
铁罐亲眼见到了吧唧冷酷无情的样子,他不信,他非要抓他们回去。
吧唧也向黑豹解释了啊!黑豹会听才有鬼咧,他一心想杀了吧唧报仇好吗。
快看,阿毛多机智多有先见之明,幸好找了队友。

③剧情发展到一半大家都忘记了协议,team cap全部都在帮着吧唧逃跑。

哈?什么叫全部在帮助吧唧逃跑?泽莫要放出杀人机器,要毁灭某个帝国。队长为了正义,为了真相,要去阻止,情况刻不容缓,但铁罐他们不相信,英雄内部出现大矛盾了,只能打咯。[关怀智障的眼神.jpg]

再说立场问题
铁罐来找小蜘蛛的时候,小蜘蛛就说出“力量越大,责任越大”的话了,铁罐跟他讲,美队被感情影响了判断,他的力量让他变得可怕(失去了约束)。小蜘蛛自然站铁罐这边
鹰眼说我一退休你们就搞出这么多事,你居然还囚禁红女巫?→不能理解铁罐的固执/欠旺达人情/同意队长的决定(抓泽莫)
蚁人→迷弟/相信美队人品(噗)
最后讲讲寡姐。
寡姐最初同意铁人,是因为签订协议是合情理的。她在佩吉葬礼后陪在大盾身边,在铁罐被冬兵打伤之后安慰他,她希望看到的是复仇者的团结。没想到情况发展根本不受控制,走到了极端。美队一方被抓回去肯定不会有好下场,于是她放走了盾冬二人。
寡姐对铁人说:这就是你想看到的结果吗?我们都会变成罗德那样。
铁人讽刺她:你双面间谍当习惯了?
好吧,他的性格缺陷又暴露了,一意孤行刚愎自用。鹰眼说他是“伟大的未来学家,自以为是为了大家好,不管别人喜不喜欢。”虽然刻薄,但也有点道理吧,铁人在人格上是绝对没问题的,大方向也从来不错,但是……就像复联二的奥创一样……[扶额]
他后来查出真相了,把证据发给罗斯,去了监狱。这时铁人才后悔了,他发现这个选择与初衷产生了分歧,他看出来协议的弊端了。国务卿并不相信他们,限制他们的行动,他不能去做真正对的事。就像队长说的那样,他们再也没有自主选择的权利了。
他决定去帮助队长和吧唧。他还向猎鹰亲口承认是自己错了![他这么好QAQ]

嗯,糖
美队和吧唧在飞行器上
吧唧:你的朋友们怎么办
队长:我会解决的
吧唧:我以前做过那些事
美队:那不是你的错,你被九头蛇控制了
吧唧:但我确实做过
还有“多多”那段对话和对视
[天上的烟花,是我.gif]


电影的最后


队长第二次红了眼眶,说,yes

这是队长最黑的黑点了,我承认。这份隐瞒就是他的错,仇恨直接引爆了铁人的愤怒。
但是心疼铁罐不是你们用来无脑喷队长的理由OK?
队长没有劝架?你瞎还是聋?
他劝了,还不止一句,但这种时候,谁也听不进去。也是队长作的,如果早点坦诚,说不定会有转机,会有另一个局面。
铁人要杀了冬兵,队长还阻止,难道不阻止?
铁人的心情当然能理解,那冬兵就要负起全部的责任去死吗?无论如何都不能改变过去发生的事实,他让吧唧走,让他跑,这是史蒂夫·罗杰斯的私心。
人之常情,谁都有错,谁都没错。

谁记得吧唧是二战时期的英雄,谁还记得他的仇他的恨他受到的折磨?只有史蒂夫,只有队长一个人。
铁人问你还记得他们吗,冬兵说我记得所有的人。
眼泪又出来了。

“仇恨控制了你,也控制了他们,我不会再让它控制我了,正义终将会来临的。”国王还是那么优雅,喜欢他。


[作为CP党,举手表示这口糖,吃的好梦幻]
你们两个能不能别联手打铁罐!本来就是你们的错啊!卧槽这下手也太黑了吧!等一下别捏他钢铁之心!吧唧快住手啊心好痛!
下一秒吧唧手被炸断,目瞪口呆脑子一片空白。
……你大爷的……你大爷的……你居然炸断他胳膊……卧槽卧槽我要跟你拼命……
然后看到本来还有点理智的队长疯了一样扑上来揍铁罐,不要这个时候强行塞我糖好吗我真的食不知味啊!
吧唧手断了还挡着铁罐,被铁罐一脚踢开。你踢他脸!你居然这么狠!草啊心好疼啊……
接下来队长那几狠拳,我直接懵逼了,举起盾牌的时候,我头都吓飞了!别这样!冷静!队长你拓麻冷静啊!你不能这么打他!!
铁人最后跟闹孩子脾气一样,说,那盾是我爸爸做的,你不配用它。队长扶着吧唧,丢了盾。卧槽……我整个人都被虐的发抖……感觉像是日了十万匹草泥马……


④最后才扔盾牌,有本事一开始就扔啊,用铁人的东西护冬兵,真他妈不要脸
⑤美队人设恶心、基脑、personal、无理取闹、OOC、毫无英雄气节、拉下神坛

对不起这句话有些地图炮但我还是要说,从昨天到今天一直憋着一口气,某些铁粉简直逻辑感人。你铁的好人格你一点都没学到,幼稚偏激的一面倒是学了个全,你铁会伤心的科科。
你接受不了美队是个人就接受不了吧,愿意这么想就这么想吧,双删江湖不见。


◇◇◇
题外话

彩蛋一,心情复杂,不得不承认对于冬兵来说这是个好的结局
泽莫是漫威系列电影到目前为止塑造的最成功的反派,真的
潮爷的镜头少又精!最后泽莫说我真的失败了吗?他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笑不出来又强撑着笑,演技太棒
小!蜘!蛛!太!萌!了!被荷兰弟圈粉!他怎么能这么可爱啊啊啊!

以上。
要看深刻剖析的去翻大大们的微博!我想说的就这些。一把年纪还克制不住撕逼的欲望,该打该打。现在发了怒气,泄了邪火,拒绝撕逼,安静吐槽。
想一想,等这阵子恶风臭雨过去之后,盾冬的春天就要来了呀~(☆期▽待☆)

 

 

171中心B站MMD整理

里番:

摸了一條大魚(噓)跳舞專業著稱的伊達組是很帥沒錯啦不過17哥這種優秀模範教典到手指尖穿著儀仗隊式的衣服卻把每個動作發揮到最型且不知道他燒毀以前幹過什麼的feel~真是美味啊[沼民表情]


按下快門讓我死去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368218/


虹色蝶【一期生平】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241939/


一期一振说(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057199/


真实的魔法[一期+藤四郎兄弟]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072713/


ELECT 刀劍亂舞特攻隊【入手困難6】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296131/


一騎當千【日・鶴・鶯・江・一】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213885/ 


一騎當千御物組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203449/


TOXIC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130034/


疑心暗鬼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203472/


Tik Tok【鶴一期】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138785/


E L E C T 【一期鶴】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207434/


KiLLER LADY REMIX【鶴一期】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288162/


疑心暗鬼【一期鶴】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306774/


womanizer【一期江雪】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242994/


「it_makes_me_ill」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058817/


御物太刀Get Up&Move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363061/


Bye-Bye Baby Goodbye 【莺一期】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317119/


breath on me【一期鶴】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360835/


Moves Like Jagger【一期·鶴·鶯】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288155/


虎視眈眈 【一期・鶯・鶴】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270823/


偶像御物Live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341154/


器物破損組+稀有4天團 威風堂堂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245289/


粟田口3人洋楽组曲【一期・薬研・鳴狐】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140149/


以上是個人會重看的memo list,隨手分享而已~順便七月份拍老妖怪組有沒有一期哥來3P啊(沒幹勁地被螢總推出來湊修羅場⋯⋯



命中缺月票故曰膘:

我我我我第一次看到这个啊啊啊啊啊啊明明是炫酷的冬兵可是我满脑子都是可爱两个字啊啊啊啊啊好可爱啊啊啊怎么这么可爱啊啊啊啊啊

(source.buckybarrnes

【及影】If you love me……?

夢日記:

△《排球》- 及川彻 x 影山飞雄 


△ 短篇完结


△ 午后杂谈,思维混乱,食用不适请点X退出


 


他隔两个周就会去街角那家店喝一杯。店面不大,老板原本是学室内装潢的,简单的木制家具和古旧的楼梯吱呀声都给人一种破釜酒吧的神秘感,他很喜欢这感觉。严格来说,这里不是酒吧也不是咖啡厅,是个家居杂货店。老板会招待自己喜欢的客人喝一杯,慢慢的也有人慕名而来,就变成了不伦不类的店子。啤酒,鸡尾酒,苏打,拿铁,红茶……老板说,他都很喜欢,所以都有。中国人说术业有专攻,他觉得老板的术业专攻的方面太多了。


人无完人,这家店也有缺点,就是口味偏中老年化。老板做出来的东西,没有花里胡哨的名字,也没有精致的器皿供女孩子拍了发推特。很自然的,比起年轻人,稳重的老年人和粗犷的中年人来访率更高一点。


所以,当这个午后他从报纸里抬起头,看到柔柔打在那个少年脸上的阳光时,呆了一下。与其说呆了一下,不如说是看到久违的年轻人吃了一惊。


他扭头看向收音机后的老板,铁灰色头发的中年人苦笑着耸耸肩膀。屋里一共就六七桌,今天天气好,都没人坐,唯独靠着大落地窗的位子坐了他这个常客。看来,这少年不是没地方坐,就是喜欢他对面这个位子罢了。


看着也就是高中生……不,亚洲人本来就比较显小。不知道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那张带着些许稚气的脸没有任何笑容。


是心情不好吗?


少年攥在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听别人电话似乎不太礼貌……可惜电话那头的人音量不小,一口一个“小飞雄”,间接还有其他人在惨叫“影山你就不要怄气了赶紧回来”。那个叫着“小飞雄”的语气实在过于清爽,劝慰的话语都带着一丝挑衅和玩味,他眼睁睁看着少年的怒火槽格格攀升,最后丢出一句“那你自己去好了!反正一个队伍也不需要两个二传手!我明天就回国!”就扣了电话。


老板家的小孩子端着一杯咖啡走了过来。他听到少年习惯性地用日语说了句“谢谢”,发现小孩子没听懂,表情更加不爽地用生硬的英语回了一句“Thank you”。


他放下报纸,随意地开了口:“年轻人,你应该多笑笑。”


少年的嘴角抽了一下,脸色更加臭了。不知道是因为他会说日语还是因为被陌生人干涉。


“我今天被两个人说过这句话了,”影山说,“老……先生。”


本来是想说“老头子”之类的话吧。他眯起眼睛微笑:“另一个人是你的恋人吗?日本人神经很纤细,各退一步你们会快活点。”


“纤细???”对方的表情瞬间从不爽升级为狰狞:“那家伙有什么纤细的!”


哎呀,炸毛了。他摇摇头:“你要学会控制自己的脾气。”


作为人生的前辈,说说这种话不奇怪。不过,对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估计会觉得烦。


“对那种人不需要控制自己的脾气,”影山无奈道,“从国中时代就没改过的家伙。”


“你们从国中就开始交往了吗?”他微笑道:“我和我妻子是从大学才认识,你们相爱的时间要比我们多得多。这很美好。”


少年叹了口气。


“美好在哪?我们又没有在交往。”


不是交往怎么会这么生气?他微微睁大了眼睛,放下了报纸。阳光明媚的下午,开导一下钻牛角尖的孩子不是坏事。


“恋爱是麻烦又美好的事情。你要积极地去面对去承认。”他推了一下开始下滑的老花镜,拍了拍自己胖胖的肚子:“当你上了年纪,会后悔没有利用那些光用来吵架的时间的。它们没有用来谈情说爱而是被白白浪费,这很可惜。”


“我们没有一直在吵架。”影山抓了抓头发,有点烦躁,过了一会,自暴自弃地说:“好吧,可能没有多少不吵架的时间。”


“不吵架的时候你们在干什么?”


“打球或者……嗯。”那张小扑克脸上浮现了红晕,影山揉了揉鼻子,像是要把它们揉掉似的:“及川是个笨蛋。”


想起什么似的,害羞的少年补了一句:“我宁可他是日向那种笨蛋。”


似乎后者比前者好对付。他笑起来:“恋人都是不好对付的生物,该哄得时候要哄着。”


“……”影山没说话,不甘心地说:“都是他哄我。”


“这不是很好吗?”


“一点都不好!我没打算被当成女人!我只是……希望能跟他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被女孩子当做女人也挺不可思议的。对方哄他的情况……少年的恋人其实是年长的一方?啊,这是有点麻烦。


“如果她足够喜欢你,你就没必要太纠结年龄的问题。”他劝道,“世界上没有完全一模一样的人,大家都有自己成长的环境,不同的人生,你们两个要学会包容对方。”


“那是‘恋爱状态’的前提下吧,老先生。”影山抱起胳膊,关掉了响个不停的手机,冷冷地开口。屏幕上刚刚不停闪动的“及川”两字触及了他即将暴走的神经,那边的人该郁闷了。


“她做了什么让你觉得不安的事情吗?”


少年低下头,想了好一会儿没回答。他耐心地说:“你愿意的话就说说看?不愿意我并不强求,只是看着年轻人这样觉得想帮忙罢了。”


老人家花白的头发和和蔼的语气,让少年的表情稍微松动了点,半晌,影山开始破罐子破摔了。


“也不能算没有交往……我们高中算是、嗯,在一起了。”


“最开始只是因为想一起打球。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一起了。”


“我觉得不算是在交往。看别人交往的时候是什么样,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完全不是一回事。怎么说呢,及川那家伙,和我在一起之后的恶劣程度反而升级了。”


“我希望他能认同我。我知道他认同我作为一个队伍的同伴存在于他身边,但是他并不认同我这个人……很难说清楚那种情况,他总觉得他是前辈,很多事情他是对的。他乐于和我对抗,我要是气得跳脚他巴不得我气的跳墙……好吧我可能说的过分了点。”


“……不,不过分。他就是这么恶劣的一人。”想起来什么,影山开始咬牙切齿。


“跟这家伙在一起会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不是说没有目标,我们的目标是一样的……应该吧。”


这个少年冷漠的样子,像是披着天鹅绒皇袍头顶王冠的王子。唯独提到目标、梦想、队伍这类的词汇,才会像个孩子。


“结果直到大学毕业,球从国内打到国外,还是不确定。除了站在球场上,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正确的交流……他单方面的把我当成北川第一那个孤独的孩子,但是我已经成年了!”


他呆了一下,亚洲人看着还真是年轻……他以为这孩子撑死也就高中三年级。


还说没有交往,啧啧啧,有了爱情滋润才会越活越年轻呀孩子。他笑着在心里发出老年人的感慨。


“小飞雄小飞雄的叫。好好叫我一次名字会死啊。”


“对其他人就能好好的……也不算好好的。他说话一直那么随便。”影山又想起什么来,肩膀都垮了下来:“对我特别的……嗯,没有前辈的样子。”


其实是想说不正经吧。脸上都写着哦小飞雄。他把这句话咽了下去。


“我没打算干涉他对队伍的安排,他看起来也不打算干涉我,然而事实是我们总会因为这个吵起来,最终变成两个人对峙……两个二传手打起来根本没啥意义,还被其他人调侃是在调情……不,当我没说!”


“国外哪来的猪肉咖喱啊。就算有也不正宗吧。还骗我说随便路边摊上就有,真当我三岁吗!……根本就不好吃。”


影山看起来很疲惫。所以会这么不间断地说了一大堆。老收音机里在放Patti Austin的《Say you love me》,兹拉兹拉的电流声音让人昏昏欲睡,老板趴在吧台上,脑袋一点一点的快睡着了。他看着少年面前的杯子,遥遥指了一下。影山闭上眼睛讲杯子送到嘴边喝了一口,一脸的嫌弃。


“我不喜欢咖啡。”即使已经大学毕业,依然长不大的少年这样说:“及川执意认为这东西能改善我暴躁的脾气……我只有对着他会暴躁。不知道为什么。”


是懒得知道吧。


“跟他一起真累。以前在乌野大家都很好相处……我们不在一个队伍的时候,会乐于看到对方是敌人,痛下杀手……”


痛下杀手?!


看到他有点发白的脸色,少年补了一句:“他砸过日向很多次,不过日向自己也有问题,拿脸接球算怎么回事……所以我回手了。”


……他觉得自己还是不知道具体怎么“回手”的过程比较好。这对老头子的心脏不太好,年轻人血气旺盛……


“前辈和后辈,队友,朋友,伙伴,敌人……总觉得这些都能形容我们,唯独没有恋人。所以每次吵架到最后,我说想回国回乌野,他说就算你想分手也分不掉,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有点可怜这个孩子。这个少年陷在一个甜蜜而残忍的恋爱之中,他还太年轻,以至于无法好好表达自己的爱意,对方也一样吧。


“所以最后我只有拿球砸他的脸。”


……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又有点不好了。这小两口能不能有点正常的……表达方式啊?!


少年瞄了他一眼,很纠结地补充:“……还没到毁容的地步。嗯。”


“……”


“我自己也没做好。”影山说,“我只会打球,又不是女生那么体贴温柔的……月岛以前还说我王子病。”


想了想,加了一句:“要是真的是王子病,那及川一定是神经病。”


他哭笑不得地端起早已凉透的拿铁抿了一口,就听到影山说:


“所以我想清楚了,五点半有回东京的飞机,辞职信也放在教练桌子上了,就等待会走掉。”


这次是彻彻底底地呛到了。把对面的少年吓了个惨,手足无措的样子还挺可爱的,像是这个年纪的孩子模样。他半天才缓过神来,摆了摆手。


看了一眼斑斑驳驳的铁艺落地钟,四点四十,不知道少年注意到这个时间没有。他稳稳心神,决定实施爱的教育。


“你不安的根本在于不确定对方对你的爱。”


影山恢复了一张面瘫脸,上面就差没写上“爱是什么?能吃吗?”了。


他循循善诱:“她表达爱意的方式有点走弯路,你们都还是跌跌撞撞的年纪,撞南墙也算正常。”


“不,我没用撞的,是砸过去了。”


“……希望你以后能坦率点,表达害羞不一定得这么暴力……”


少年不服气的脸上这次写着“我可没害羞!”。他决定适当地无视。


他问:“你觉得这家店怎么样?”


“很老很旧。”


应该是不喜欢。他摸清了少年的思维方式,向后倚着沙发垫子,舒舒服服地陷了进去:“就像我们这些老头子一样。可是在这里,我们觉得自在。”


温和悠扬的女声在唱:“Don′t treat me like i was ice——Please love me——I will yours and you will be mine——”


“我妻子是日本人。她很喜欢这家店,说想要和我变成老头老太太,在这里、这个位置,一起喝咖啡。”他说,“她身体并不好,已经先我一步离开了这里。”


影山抿起了嘴唇,想说“我很抱歉”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被老人温和地阻止了。


“我经常很后悔没有在我们确认彼此相爱的时候多出来走动走动。”


并不是在危言耸听哦。


“你看起来……嗯,您看起来,体质很不错。”少年呐呐地开了口。


“说不定都是咖啡的功劳哦?”他愉快地打趣道。


影山无语地看着面前的咖啡。他在想要不要推荐他去试试花式咖啡,想想觉得算了。


“她教会了我日语,教会我怎么好好去爱一个人,教会我如何去怀念恋人……我跟她交往的时候喜欢捉弄她,很久以后才知道她因为我的恶作剧曾偷偷地哭。”他捋了一下银发和厚厚的胡子,“而那时候我们都已经结婚了。很可笑吧,不过男人都这样。”


喜欢你就要欺负你。很多男人都是长不大的孩子。所以,你的恋人把你当孩子,也情有可原。


“唔,她倒是挺神奇的,比较像男孩子。”


“啊、不……嗯。”少年似乎想解释,最后又放弃了。


“她或许擅长照顾你,哄着你……就像这家店,时光、美味、安静都有,我们很喜欢它,可是年轻人几乎不出现。这是它的缺点。”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结,将绅士的一面展现出来:“就像她,或许想在你面前表现到最好,可惜事与愿违。”


“只因为她爱着你,想要努力却做不好吧。”


影山哼了一声:“眼高手低。”


还真是别扭的孩子……他心想。


“你下次试试看唱歌给她听吧。她做不到的事情,或许你能做得到。”他扭头看向收音机,“这首就不错。”


Say you love me。对于这一双年轻人,说出爱意会让一切问题迎刃而解。If you love me到Say you love me,也就只有一个字的区别。


门口的风铃响了起来。他看到那个高高的年轻人匆匆走进来去吧台悄声唤醒了老板,结了账,脸上尚未褪尽的焦急在走过来的短短时间里变为如释重负。


“……我不是很擅长英文。”少年无奈地说,“这个歌……什么意思?”


“Say you love me。”那个年轻人说:“小飞雄,需要我帮你补习英语吗?”


他想起这个声音在电话那头吊儿郎当地把少年气到不行,就差摔了手机的地步。


影山几乎是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及川你怎么——”


对方迅速走过来,连珠炮般的话语堵住了少年的反驳:


“你还要不要跟英国队打联赛了?好不容易走到今天,现在落荒而逃,你回国会被月岛取笑一整年!还附赠一个大呼小叫捶胸顿足的山口!你亲爱的菅原前辈会说教你一个下午,或者换泽村黑着一张脸不说话就这么看着你,你乐意?你有你的作战方案,我也有我的坚持,我下次不干涉你就是了——”


罕见的没有加上“小”的说话方式,影山呆了呆,发呆的时间有点长,就这么被及川拉着走了。被拉到门外,及川又开了一下门探了个头进来,遥遥对他挥了挥手。


“谢谢您了老先生,”标准的英式发音,及川吐字飞快,“我家的小飞雄让您费心了~”


这语气着实让人十分之不爽。他笑着挥挥手,但愿这青年把这孩子带回去之后能让那对恋人好好相处。


门外还传来回过神来的影山的抗议:“及川!你丢下队伍不管——”


“你再多嘴一句明天别想训练了,我连下床的机会都不会给你的小飞雄。还有下次看到日向一次我就砸他一次,你看我敢不敢。”


“及川你这混蛋——”


“你这可不是对待前辈的态度哟小飞雄。”


这个叫及川的人,应该和影山的恋人属于一个类型……看着就像是那种八面玲珑却情商很低的笨蛋啊。


他这样想着,悠闲地窝进了沙发里。


“不知道还能不能看见影山呢……”


真的是很有趣的孩子啊,亲爱的。你要是在这里也会喜欢他的,我还很想看看他的恋人是怎样的女孩子呢。


 


 


“这家店不是你喜欢的类型吧?”


“那又怎么样。”


“不……只是在想,小飞雄还真是认真啊。”


及川微笑着,拉起影山的手,少年人的影子在夕阳下拉的长长的,像是要贯穿他们的一生一样。


“我就带你路过过这里一次吧?还记得我说过什么吗?”


“不记得了。”


“正巧我也不记得了。”


影山紧绷的表情松懈下来,任着及川拉着他往前走。当他以为这个对话会到此结束的时候,及川噗嗤笑了起来。


“‘如果排球不能打一辈子,以后我们就来这家店当两个小老头过完下半辈子怎么样’——我是这么说的。”


“!!!”


影山猛的一下用力想甩开及川的手,却被对方握的更紧了。


及川说:“其实你不是真心要走对吗?我知道的,小飞雄是决定了什么就会去做的类型。”


他凑近少年涨红的脸颊,勾起嘴角,露出自己最帅气的笑容。


“决定了就告诉我吧。说说看好吗?”


影山气得牙齿咬的咯咯响,攥紧了拳头——


及川做好了挨揍的准备,刚闭上眼睛,就听到影山从牙缝里挤出的话语——


喷水广场前的钟声响了六下。鸽子们歪着头看着这对帅气又别扭的恋人。影山的飞机绝对赶不上了,好在及川看得清楚他的口型,也知道他到底说了什么。


“我也是。”他这样说。


及川的那个笑容幸福得仿佛会和泛黄的日光一起延续到永远。影山呆了很久,最后还是一拳卯了过去。


 


 


——END——


 


 


△     其实这篇是有中心思想的,就是“我们不是秀恩爱我们只是想分手可是分不掉”的及影(。


△     虽然已经离开乌野,但出于习惯一气之下就想回娘家(不对)的影山自己也很郁闷。可惜下一次吵起来的第一反应还是——


“我要回乌野!”


次数过多,以至于及川回嘴:“光说回乌野,怎么也没见你说过一次回北川第一。”


影山:“就算回北川第一也不会找你!”


及川:“小岩不会收留你的哦。朋友妻不可欺。”


影山:“及川——我、跟、你、一、样、都、是、男、人!”


及川:“嗯,前辈和后辈。上面和下面。小飞雄乖哦。”


……然后吵架升级。和好。循环。


及川把这个不良循环归功(?)于乌野太宠影山,每次语气险恶地跟泽村提起来(顺带威胁),泽村都很无语。


△     岩泉一对他俩天天要分都分不掉的状况习惯了,劝过及川是劝过,不过不是劝分手,而是劝他“你们不要搞结婚那一套哦,吵来吵去哪天影山一个说漏嘴乌野的人就该杀过来了,到时候你们就真的得分手,不对,那时候该称作离婚了”。及川表示这个绝对不行,所以完全没有结婚的打算。结果就是这俩人一吵架及川就拿这位幼驯染开刀(打电话骚扰),岩泉不胜其烦却无计可施,因为这俩人已经去国外打球了,他想揍及川都没机会了。


△     影山之所以老老实实听老人家叨叨……是想着“及川老了估计就是这个样子吧”。打死他也不会说的。(咦好像有点OOC……算了(。

[及影] message lated

回路偏差:

——————————————————


※ 姑且算有R18请注意


——————————————————


 






『今晚不回去哦~』 


傍晚部活结束后,影山飛雄坐在更衣室打开手机,看了眼未读信息,叹了口气。 


和恋人及川徹吵架已经过了一个星期,完全没有和好的迹象。


这段日子,及川虽然会像往常一样发来信息,但影山基本没有回复过。


说来平时就不怎么回信息,因为嫌麻烦,几乎只用『好』『嗯』之类的单字,不像及川经常会发来一长串,还带着颜文字。




「影山,走吧!」


门口传来日向翔陽的声音,影山回过神,合上手机塞进制服口袋,回了声「喔」。


升上二年级后,和日向的关系改善很多。虽然还是经常吵吵闹闹,但经过一年多的比赛训练、相互磨合,已经成为最默契的搭档了。


像这样部活结束后相约一起回家,也是常有的事情。


说是一起回家,其实也只有一段路重合而已。一起从学校走到车站,影山会搭乘巴士,而日向则继续骑着自行车『翻山越岭』回家。


「影山最近总是魂不守舍呢,今天也是,好几个球都抛高了,歧视我矮故意找茬吗!」


影山睨了日向一眼。


「呆子,说什么啊」


「啊啊,真不像影山啊,平时的话早就冲过来按我脑袋了」日向夸张地耸肩。


「想我揍你早说不就好了」


影山一把抓起日向的头发使劲揉搓起来。


「喂!好狡猾啊」


日向双手扶着自行车,没有办法反抗,只能拼命摇头甩开影山的手。


突然,日向露出小恶魔般的表情,笑嘻嘻把脸凑过来。


「难道影山是为情所困?」


影山眼神游移,日向这家伙,平时是个热血傻瓜,有时候却敏锐地惊人。


盯着远处的夕阳,第一次觉得竟然这么刺眼,影山选择沉默不语。


啊……是啊,今天也是一整天都想着及川前辈的事情,连最喜欢的排球都不能好好打了。


两人不知不觉走到车站,窃笑着的日向趁其不备一把拍影山后背。


「总之打起精神来!后天还要打练习赛呢」


「嗯」


「对了,替我向大王问好哦」


分别的时候,日向笑着挥手。


影山皱眉抿嘴,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他。






 *    *    *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日向貌似察觉到了他和及川的关系。


明明跟谁也没说过……


是及川那次来学校接他时被看到了吗?但那次因为怕被暴露,还特意交代他到离校门较远的便利店门口碰面。


慌慌张张赶过去时,还被及川调笑。


「小飛雄真是胆小又害羞啊」 


说着还故意牵影山的手,被一把拍开。


「都说让你不要过来啊!被大家发现了怎么办!」影山压低嗓门吼道。 


「我无所谓啊,倒是被看到了更好。你以为我不知道有多少女生在觊觎你吗」 


「及川前辈才没资格说」 


那时还是一年级,两人开始交往没多久。那次要是被认识的人看到了貌似也不奇怪,及川走到哪里都是最受注目的那一个。


 


影山升上二年级后,及川从青叶城西毕业顺利考上大学。


N大离这边并不远,乘巴士也只需半个小时左右。及川在附近租了公寓,还半强迫地把备份钥匙塞进影山手里,微笑着要挟道。


「小飛雄要是敢周末不过来的话,知道下场吧」


「谁理你啊」


当时表面上不情愿,但心里那种近似酸甜的感觉到底是为什么呢?


收到恋人给的备份钥匙,没有人会不高兴的吧……


往后周末没约会时,影山基本都到及川的公寓两人一起度过。


那个地方渐渐熟悉地像自己家一样。因为经常留宿,属于影山专用的物品也渐渐多起来。


这个月初影山父母去国外旅游半个月,及川便说「那过来我家住好了,飛雄的爸妈也不放心你一个人吧」。然后再促狭地加上一句「这样能做的事就更多了」。


影山瞬间满脸通红,不过还是点头答应了。


结果没想到同居几天就吵架了,还弄成现在这种冷战局面。


自从交往以来,两人几乎没有长时间平和相处过,及川跟他的优男外表不同是个腹黑的傢伙,而影山个性又不坦率,到底是如何喜欢上对方的真是个谜……


平时虽然也没少斗嘴,但因为见面少,彼此很珍惜在一起的时间,即使吵架很快就和好了。


但这次——……


交往之后,及川很少再跟女生出去玩。在自己留宿期间,也从来没有通宵在外面过。但刚才收到的信息竟然说今晚不回家。


又要跟女生去玩了吗……


不想他去……


影山坐在巴士上紧握手机,呆呆望着窗外流逝的景色。想着要回到空无一人的公寓,发出不知道是今天的第几声叹息。




 


 *    *    *




大学的课程结束,及川整理书本准备走出教室。同班的女生麻里奈追了上来。 


「等等,及川君,现在有空吗?一起去玩吧,及川君很久没来了,大家都很寂寞呢」


外表帅气,个性平易近人,升上大学后及川依旧很受欢迎。女生邀约、各种联谊活动接连不断,但和影山交往之后,基本都回绝掉了。 


比起和不认识的女生玩,不如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还更安心。 


虽然以前从未这么想过…… 


及川思索了一下,即使回去,面对的也是飛雄冷淡的面孔和沉重的气氛。 


于是微微一笑答应了。 


「好啊」


 


和同班一群人来到常去的酒吧,及川却完全没有玩的兴致,和周围的女生只是简单聊聊天,心里想的是别的事。


刚刚给影山发了短信,说今天不回去。也知道影山肯定不会回复的,但看着沉静的手机,还是觉得有点寂寞。 


一个星期前的那场争吵—— 


那時影山坐在沙发上摆弄手机,及川从背后绕过的时候,发现他在和日向用年轻人间很流行的SNS软件聊天,心里顿时不是滋味。 


飛雄和小不点在学校关系这么好,原来回家还会频繁联系啊……感觉完全高兴不起来。 


「诶——小飛雄和日向君感情真好啊,连买球鞋也要一起去」 


「我只是给日向参考意见而已」


「明明回我的信息只有一个字,真是热心」


「都说了——」 


「在我不知道的场合,你们也经常单独行动吧」 


及川面无表情地抬起影山下颚,眯缝双眼在极近的距离注视他。 


「飛雄很喜欢小不点呢」


「及川前辈为什么就不相信我……唔、嗯……」 


没等说完,及川就扣紧他的下颚强吻上去。 


强势的吻跟平常完全不同,感受不到一丝温柔,有的只是充满占有欲的蹂躏。 


及川撩起影山的睡衣,抚摸柔韧的身躯 


「不要……嗯……」 


理智快要被侵蚀了,再这样下去又会…… 


「不要啊!」 


影山使出剩余的理性和力气推开及川。


毕竟是经过锻炼的男生,毫无防备的及川被推拒到了地上。 


「对不起」 


影山瞪着湿润的双眸,颤抖的抓着睡衣下摆,最后逃也似的跑进房间。 


留下一脸错愕和不甘的及川。 


 




 *    *    *


 


回想起一周前发生的事情,及川摆弄着酒杯。 


因为自己的嫉妒和对恋人不信任,让影山内心受伤了。 


一年前其实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影山瞒着自己考进乌野高中,虽然是落榜,但完全没有跟自己商量,也没有来自己所在的青叶城西高中。 


还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遇到了命运中的副攻手,让他的能力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发挥。 


自己是教他打球的人,却不是让他绽放光芒的人。明明是自己最讨厌的天才二传手,却成为了最喜欢的人。 


结果及川无法控制理性,强迫了影山,把他按在床上狠狠侵犯。


影山在黑暗中抽泣着,还是不由自主抬高腰部,恍惚中配合及川的动作。 


即使是不情願的行为,身体在很早以前就已经习惯了。无法逃離的快感,让影山一次次达到高潮。 


被狠狠折磨了一整夜,影山只是默默承受一切。 


事后及川紧紧抱着他,不停说着『对不起』。影山只是一直低着头什么话也没说,但没有推开及川,只是静静的让他抱着。 


那次之后,及川就发誓再也不会强迫影山了。






  *    *    *




飛雄现在在干什么呢,回家了吗? 


还一个人留在学校训练吗? 


还是说和小不点在一起…… 


想到这里就在意的不得了,已经到坐立不安的地步了。 


及川抓着背包站起身,麻里奈叫道「咦?及川君就要回去了?不是说好大家今晚要通宵嘛……」 


及川露出苦笑。 


「抱歉,突然想起有重要的事」


 




 *    *    *




从地铁出站后就一路疾走,回到公寓楼下时,看到自己房间亮着灯,不由感到一阵安心。 


啊……飛雄在家…… 


果然有他的地方就是自己想去的地方。 


 


及川打开门,屋里一片寂静。 


试探性唤了一声「飛雄?」。没有任何回应。 


疑惑地走进屋里,发现影山抱着抱枕,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 


现在已经快11点,每天接受高强度训练的影山到这个时候昏昏欲睡也并不稀奇。 


沉睡中的影山皱着眉头,手里还握着翻开盖的手机。 


肯定又在跟小不点聊天,然后不知不觉睡着了。 


及川苦涩地想着,走过去轻轻抚摸影山的前发。 


「飛雄,在这里睡会感冒哦……」 


从他手里抽离手机,打算把他抱进房间。不小心按到了手机的键盘,荧屏亮了。 


及川若无其事瞄了一眼。 


这—— 


画面中显示的是,没发出去的信息回复,这是给自己的—— 


『好寂寞,快回来……及川前辈……』 


及川睁大眼睛,惊讶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飛雄竟然…… 


虽然因为不坦率終究没有把信息发出去,但仅仅这样,就已经让及川无比高兴了。 


影山因为周围有动静醒过来,一副迷迷糊糊的状态。抬眼看到及川。 


伸出双手一把抱住眼前的人,安心地呢喃道。 


「及川前辈,终于回来了……」 


「飛雄……」 


撒娇的影山真是第一次见。 


难道是睡迷糊的原因?完全没有意识自己的行为? 


及川受宠若惊地回抱影山。他竟然还凑上自己的唇,亲吻起及川。 


由影山主动的亲吻真是少之又少,一只手都能数完的程度。 


但及川很快回过神夺回主动权,手伸向影山的后脑,按向自己,舌头撬开对方的齿列加深这个吻。 


「嗯、哈……」 


影山被吻得头晕目眩,浑身乏力地伏在及川身上细细喘气,看来是还没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乖巧的样子万年难得一见。 


及川简直想在心里大声呐喊,我的飛雄怎么会这么可爱! 


看着他微微泛红的耳廓,及川情不自禁吻上去,细细啃咬,轻声说到。 


「飛雄,一起去床上睡吧……」 


「嗯」 


这次终于坦率地点头了。


 




 *    *    *




第二天,影山翻开手机。 


发现那条『编辑中』的信息不是在草稿箱而是在发件箱、以及收件人是『及川徹』的时候—— 


脸红地抱头大叫。 


「啊啊啊那个混蛋!居然擅自动了我的手机!」







Frank Grillo参演电影补档记录

杀马特之家: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不对 是苏死我了 我要苏成一朵牡丹花了(??????

小细:

又串号了,就这样吧……

sssonjaaa:

【一共九部,不全,排名不分先后,内含剧透】

     

十分粗略,仅供参考

     


     

1. The Purge: Anarchy (2014)《人类清除计划2:无政府状态》

     

预告片←请戳

     

之前我在国外刚好遇到这片子上映,就去影院看了,这基本上就是个kiki叔的苏片,讲述了原本想要趁一年一度的Purge(“在一年中的某一天晚上,美国政府会允许所有犯罪行为,用以换来这一年中其余364天的和平与繁荣”)内干掉害死他儿子的仇人的男主,如何在一路上救了一大票猪队友,最后被亲情救赎的烂故事。

     

亮点:少有的FG是男主的片子,人设和颜值都棒棒棒棒,一个人挑起全片的美貌值和脑力值

     


     

2. Disconnect (2012) 断线

     

预告片←请戳

     

     

讲述社交网络所连结起来的虚拟世界可能在人们的现实生活中投射出消极后果的故事,四条剧情线交错纵横,kiki叔演一个教子无方又极度护犊子的私家侦探,曾经是个警察,爱人去世后为了更好的照顾儿子就改行了。

     

亮点:结尾处kiki叔的角色爹力爆棚;饰演kiki叔儿子的小演员就是SPN里的小三米;电影配乐非常精良

     

总之是部值得一看的片子,无论是冲着FG还是电影本身

     


     

3. Mary and Martha (2013) 玛丽和玛莎

     

讲述了两个背景截然不同的女人为了同样在非洲被夺去生命的儿子而投入到抗击疟疾的斗争中的故事,FG叔饰演女主的丈夫。

     

     

     


     

亮点:又是个他演爹的片子,好几个表现他丧子之痛的镜头都令人心碎;女主是希拉里斯万克,我个人相当喜爱和欣赏的女演员

     


     

4. End of Watch (2012) 警戒结束

     

讲述了两个年轻缉毒警察的搭档工作和感情生活,以及他们如何与城市最黑暗势力做斗争的故事,FG叔饰演警局里的一个小长官。

     


     

亮点:kiki叔演条子真的是浑然天成,缉毒警官的人设超棒;男主之一是杰克吉伦哈尔,我个人很喜欢;电影本身非常吸引人,结局震撼而令人心碎,是一部与众不同的优秀警匪片

     


     

5. Homefront (2013) 家园防线

     

讲述了曾在药管局工作的单亲老爸带着可爱小女儿生活在一个宁静小镇,希望摆脱过去的生活,但再次陷入与毒贩的斗争的故事……可惜FG叔不是这个酷炫又爹力爆棚的男主,他演个拿钱杀人的(帅气)老流氓,最后当然被主角光环的男主KO了。

     


     

亮点:kiki叔能演条子也能演流氓,在这部里就是个穿着朋克、满手大戒指、满脸黑胡茬、满嘴脏话、上一秒喊人甜心下一秒就喊打喊杀的流氓,三观不正的我表示:好帅哦。

     


     

6. The Grey (2011) 人狼大战

     

讲述了痛失爱人生不如死的石油工人男主在一次空难中幸存,与余下不多的幸存者在冰天雪地里努力求生,与狼群对抗的故事。男主是连姆尼森,kiki叔演除男主之外的幸存者之一,asshole担当,但结尾揭示了他与男主其实是一体两面,属于那种初看不起眼,但性格有鲜明刻画和戏剧转变的悲剧人物。

     

     

亮点:好几个镜头有雪国列车AU的赶脚;kiki叔的角色是个混不吝的流氓,曾企图搜刮尸体的钱夹,并数次与成为幸存者leader的男主发生激烈冲突,而后与男主握手言和,最后丧失求生欲,看透了自己的生活毫无留恋,即使得救也没有什么能支撑他活下去的人和事,冷静而痛苦地选择了坐在湖边等死。

     

 

     

7. Lay the Favorite(2012) 赌城回忆录

     

讲赌博的喜剧片,没啥意思,FG演男主的助手之一

     


     

亮点:kiki叔在里面镜头寥寥,但几乎每出场一次就换一件衬衣,我怀疑都是他自己的衣服,潮骚潮骚的

     


     

8.  Zero Dark Thirty (2012) 猎杀本·拉登

     

FG很后面才出场,镜头巨少,因为啃的生肉所以我都没弄明白他演的角色到底是什么人,好像是中情局一个特战队的小队长,露脸不超过一分钟。

     


     

亮点:没什么亮点,他出场太少了……电影本身值得一看

     


     

9. Gangster Squad (2013) 匪帮传奇

     

不用补,看我这张截图就够了,一开头就是kiki叔被铁链子捆绑play但依旧意志坚定,不轻易向恶势力低头然后就被两辆相反方向的车子给分尸了。

     


     

亮点:十几秒的捆绑play

     


     

剩下还有不少,大部分都是演员表里找不到他的,或者一看海报就能猜到内容的b级片,等我补完了再写一条

     


   

美隊古早漫的不可思議畫面

Panda-Planet:

雖說早期版的Steve和小Bucky太接近父子情了我萌不起來,但古早漫中的某些畫面還是會讓人忍不住想問『這腦洞是編輯挖的還是畫者鑽的?!』


以下放幾張大概只有在那個純潔的年代才會出現的美國隊長漫畫溫馨場面--



1.並肩作戰的美國隊長與Bucky



沒人知道在這種作戰姿勢中Bucky的功用到底是什麼,但既然隊長表現的很開心,那就當作有『把軍隊吉祥物背在身上可增加幸運值』的這種設定吧





2.拯救助手的美國隊長




沒人知道為什麼隊長不用另一隻手拎起Bucky就好,但既然隊長表現的很開心,那就當作有『把軍隊吉祥物夾在兩腿之間可增加幸運值』的這種設定吧





3.機智的隨身用品




猜猜看Bucky手中握著的是甚麼?

那顏色,那形狀,那粗細長度跟精巧的頂部設定--


沒錯!那是一支手電筒!!!!


而且為了避免被敵人發現這是一支手電筒,它還巧妙地設計成了在沒發光時可以偽裝成一種促進夫妻情侶間感情給予單身男女安慰的治癒性.生活用品!

不愧美利堅合眾國的智慧產物





4.美國隊長的戰鬥





據各項分析表示,隊長的敵人們非常熱衷於自願或非自願的進入隊長兩腿之間


即使他們可以使用槍或炸彈遠距離的置隊長於死地,但反派們仍然願意不顧一切的撲向美國隊長厚實的胸膛並在分開其雙腿時情緒激動。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沒有任何反派能觸及到隊長的神祕三角地帶,他們在深入觸碰前不是被隊長揍昏就是被Bucky打死了





5.美國隊長遇險




強壯英勇睿智如美國隊長,也會中邪惡份子的陰謀詭計。

流出的一些畫面經後世解讀,認為當時的反派應該頗喜歡BDSM





6.拯救助手的美國隊長.其二



美國隊長對其助手的愛護舉世皆知,更無數次將他的Bucky從危難中救出,在在展現了強者的能力與長者的慈愛,真正的美國精神道德標竿。

如今居然有不肖之徒意圖指控隊長有戀童癖傾向,實在孰可忍孰不可忍!


隊長的手才不是故意放在Bucky屁股上的,只是剛好而已!!

隊長才沒有趁機揉Bucky胸部,只是位置剛好又比較用力而已!!


對吧隊長!!隊長?!!!






7.機靈的美國隊長助手.Bucky



不,這幅圖絕不是你第一眼看到時所想的那樣,請拋棄任何齷齰不正當的想法。

圖中隊長與Bucky被奸計所害,綁縛起來,而機智的隊長助手正利用自己身材嬌小,不易被注意到的優勢,偷偷幫隊長咬開繩子助他脫困。


何等聰明何等有效率。

即使擁有四倍力量的隊長可以一秒把繩子崩斷。


.................

........................................

............................................................


...好吧雖然好像有哪裡怪怪的,但既然隊長表現的很開心那就一定是不錯的作戰計畫。








【完】

【天知道有沒有下一篇?】

----------------

從頭到尾沒用刪除線耶果然套用Phil Coulson模式就不會用到刪除線哈哈哈哈(爆